count
中国搜索

俄媒文章称俄罗斯完全转向亚洲无助解决经济危机

2015-10-02 00:09: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库德林与现代发展研究所的专家都认为,俄试图通过转向东方,找到另一条道路,但这不会成功。朝东转对俄经济而言并不现实。

参考消息网10月2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9月30日刊登奥莉加·索罗维约娃的一篇文章,题为《俄罗斯:转向东方,但仍会与西方冲突》,文章摘要如下:

俄罗斯前财政部长库德林表示,需对俄危机四伏的经济作出精准的诊断,切不能用普通的外贴膏药加以草率治疗。俄现代发展研究所专家在29日发布的、题为《俄罗斯在全球经济中的新定位》的报告中,得出了如下结论:经济朝东转无助于遏制危机。俄罗斯与欧洲市场的往来,并不可能被亚洲市场取而代之,至少在俄国内未完成亟需的结构性改革之前是如此。在库德林的拥趸看来,改革内容包括提高退休年龄、削减福利支出。

“总理梅德韦杰夫”的现代发展研究所为“前财长库德林”的公民倡议委员会提供了这份长达130页的报告,其主要结论如下:俄罗斯需要维系并加强与欧洲的合作,而不要寄望于用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来取代欧洲。之所以将现代发展研究所称为梅德韦杰夫的,是因为总理曾在2008年担任过该研究所庇护委员会的主席。

库德林推介这份报告时说,俄朝亚洲尤其是中国方向的急转弯发生在去年,即乌克兰危机剑拔弩张之后。普京总统今年5月也表示,北京一直是莫斯科的重要伙伴,“今日中国是我们重要的战略伙伴。中国仍是俄罗斯最主要的贸易国,去年,俄方统计的双边贸易额为884亿美元,中方的数据为950亿美元”。

库德林与现代发展研究所的专家都认为,俄试图通过转向东方,找到另一条道路,但这不会成功。朝东转对俄经济而言并不现实,因为“即便在东方,我们仍会遭遇西方,众多西方机构在东方成功存在并运作得风生水起”。

过于猛烈、缺乏深思熟虑地转向东方,可能会引发消极后果。现代发展研究所所长尤尔根斯对库德林的结论表示赞同:“这将不只是战略计划的失误,还可能成为帝国的终结。”在他看来,在西方与东方之间作出选择毫无意义,“首先应当推行自身的结构性调整,而后再处理对外政策及对外贸易方面的定位问题”。

不过,专家们也承认,亚太地区才是如今全球增长的火车头。为在二三十年后继续留在全球经济10强榜单上,俄需要确保在该地区拥有足够的经济存在。现代发展研究所金融与经济方向研究负责人尼基塔·马斯列尼科夫警告称:“俄罗斯在贸易方面与一些全球翘楚如中国、美国、印度之间的差距,大约是2-5倍,在未来的10-15年间,如果我们毫无作为,这一鸿沟将拉大至5.5-8倍。”

他表示,倘若俄罗斯希望维持其在全球贸易榜单上的靠前排名,现在便需解决问题,作出选择。报告中写道:“要么是通过非常艰难的结构性改革,切实转而采取新的发展模式;要么是跌入全球经济的第二梯队,即坐拥碳氢资源,但只配静观5年后的局势变化。”如果不迅速作出选择、政府不考虑改革的问题,那么我们就不得不做好接受俄跌出全球主要经济体榜单的准备。

尤尔根斯深信:“目前的选择权在俄罗斯手上。要么俄罗斯继续将自己定位为被围攻的堡垒,转向中国,要么重返2011年时的状态,经济开放、维持一定的增长率。”

但专家们也表示,俄对国际贸易的依赖度要强于美国及欧盟。正如报告中所说:“在21世纪,要从贸易中获得高额收入,国家就应当对外开放,面向全球市场。”在俄加入世贸组织的3年来,对于成员资格的利弊,我们尚难给出论据充足的判断,“若要实现显著的利好,唯有在俄罗斯的出口版图明显扩大,高附加值商品及现代化的服务业开拓出新兴市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俄国立高等经济学院教授波尔丹斯基提醒道,成为世贸成员的价值,在于它能够便利高附加值产品及现代化服务的输出。然而,若不推行改革,这一利好就可能享受不到。而俄在上述相关领域的综合指数,不仅远远落后于全球顶尖工业国,甚至还不及白俄罗斯。俄需要通过出口现代化的商品,来增加贸易顺差,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但俄现有的贸易政策以及国际贸易谈判管理机制,显然不利于作出高质量的决策并迅速加以落实。这体现为经济问题被过度政治化。他解释道:“例如,我们在进口替代问题上便过于政治化,让越来越多的经济门类实施相应的替代。”他认为这相当荒谬:“国际实践表明,一国只会在非常严格限定的时间内,选择这一方案,以振兴落后领域,而后再融入到全球贸易当中。”

那么,库德林的公民倡议委员会以及梅德韦杰夫的现代发展研究所,究竟是如何理解刻不容缓的结构性改革的?原来他们认为,当务之急是提高退休年龄、削减国家的社会保障支出。

库德林表示:“明年或是今后两周内,我们会听到不会再像往年一样,将养老金与通货膨胀水平挂钩的消息,或是提交相关的法律修正案,至少近3年内它们将脱钩。”按他的估算,2016年的养老金要想跟上通货膨胀的水平,养老基金尚需6500亿卢布(1人民币合10卢布)的额外资金,若是将退休年龄提高1岁,便能确保第二年的养老金能随通货膨胀变化而调整了,而且这还能促进支出,收取更多税款。

俄政府目前对此方案并不支持。俄劳动部长马克西姆·托皮林在俄上院社会政策委员会扩大会议上表示:“未来我们将不得不提高退休年龄,但这并非当前要解决的问题,如今我们的平等寿命仅为70岁。”他透露,相关议题正在讨论当中,但“这至少不会是今年预算需要考虑的内容”。(童师群译)

6月12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红场,两名女孩在庆祝俄罗斯日音乐会上拍照。新华社记者 戴天放 摄

资料图片: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红场,两名女孩在庆祝俄罗斯日音乐会上拍照。新华社记者 戴天放 摄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