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澳媒称奥巴马国情咨文低估中国:中国比苏联厉害

2016-01-15 00:13: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奥巴马不免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他并不特别认真对待中国的崛起。然而,从经济实力来看——这最终也是国家力量最重要的衡量指标,中国已经比美国上一次面对的“崛起的超级大国”——苏联要厉害了。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2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会大厅发表其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2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会大厅发表其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

参考消息网1月15日报道 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1月13日刊登题为《奥巴马的“水平集”低估中国吗?》一文。文章称,当美国总统奥巴马12日在他的最后一次国情咨文演说(State of the Union speech)中谈到外交政策时,他使用了一个似乎是引自数学课本的短语。以下是与这一短语相关的演说段落:

“没有哪个国家胆敢进攻我们或是我们的盟友,因为它们知道那是自取灭亡。调查显示,我们目前在全世界的地位比我刚当选总统时更高,当涉及每一个重要的国际议题时,世界人民不会指望中国或是俄罗斯来领头,而是找我们。

所以我认为在这里采用‘水平集’(Level Set)方法是有用的,因为如果我们不采用‘水平集’方法,那么我们就不会做出良好的决策。我的每一天都以情报简报开启,我知道现在是一个危险时期。但那不是因为美国力量的减弱或者某个超级大国的崛起。

在今天这个世界,对我们威胁更大的不是邪恶帝国,而是失败的国家。中东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这场变化将持续一代人的时间,它植根于一千多年的冲突中。转型中的中国经济吹来逆风。而俄罗斯虽然经济在严重萎缩,却向被认为摆脱了俄罗斯轨道的乌克兰和叙利亚投入大量资源来支持它们。我们在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现在也在挣扎着适应新的现实。

现在,重塑这一秩序的重任落到我们(美利坚合众国)肩上了。为了更好地完成这个任务,我们必须明确事项的优先次序。而首要事项就是保护美国人民,打击恐怖主义网络。”

文章称,“水平集”在这里显然是“校准”的同义词。奥巴马说得正确:当你高估威胁水平时,你就会做出坏的决定(比如入侵伊拉克的决定)。所以奥巴马当前对美国的恐怖主义威胁不做过高的评估是值得称赞的。如果美国人对恐怖主义有更现实的看法的话,那他们就不大会支持给美国带来灾难的军事冒险。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奥巴马似乎正在走一条折中的路线。在他的任期内,尽管奥巴马没有大讲小布什时代那种“生存威胁”的语言,但是他不可能走得太远,不可能否认这一威胁。因为如果他刚刚否认这一威胁,而“伊斯兰国”组织或“基地”组织随即对美国发动攻击的话,那将对奥巴马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所以奥巴马仍然把打击恐怖主义列为美国的首要事项。

文章称,从太平洋的角度而言,有趣的一点是奥巴马的“水平集”包括一个崛起的超级大国。

通过仔细阅读上面的那些段落,可以发现,奥巴马明确地表示“伊斯兰国”组织不是超级强权,而且从更广的角度而言,奥巴马对一个竞争对手的力量的崛起并不担忧。崛起的超级大国只可能是指中国或俄罗斯,因为在接下来的段落奥巴马通过表示它们的经济困难而并不看好两国的前景。然后,奥巴马谨慎地表示,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现在之所以在挣扎着适应新的现实,主要是因为俄罗斯对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干预。

文章称,说俄罗斯不是超级大国不会引起太大的争议(就连普京也否认俄罗斯是超级大国),但要否认中国是超级大国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当奥巴马不断强调美国的军力领先于其竞争对手时,奥巴马就不免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他并不特别认真对待中国的崛起。然而,从经济实力来看——这最终也是国家力量最重要的衡量指标,中国已经比美国上一次面对的“崛起的超级大国”——苏联要厉害了。

文章称,当然,中国并非新的苏联。但中国与美国的关系既有合作也有竞争,而且随着中国地位的提升和利益的扩大,中美关系的这种局面只可能增强。如果说有哪个国家可以对美国建立的二战后的国际体系构成挑战的话,那这个国家将是中国,而不是俄罗斯。

文章称,对美国和世界而言,奥巴马重估恐怖主义的威胁是好事,但是至少从此次的国情咨文来看,奥巴马似乎把中国也归于被夸大的威胁这一类型。如果奥巴马把他的校准调得太低,那他和他的国家某一天可能会遭受严重的冲击。(编译/袁亮)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