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外媒称2017年面临不确定性:美国前景堪忧

2017-01-09 12:40:34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不确定性是2017年的标签,这激发了种恐惧和不祥预感。欧洲内忧外患,启动脱欧进程的截止日期步步逼近。美国前景堪忧,特朗普鼓励核军备竞赛,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提供了理由。

参考消息网1月9日报道 英媒称,在2016年这一年里,日积月累的问题都到了紧要关头。不确定性是2017年的标签,这激发了一种恐惧和深深的不祥预感。

据英国《观察家报》网站1月1日报道,每一代人都相信自己的经历是独一无二的。部分是因为他们认识不到历史的教训,部分是因为他们全然不知未来将会如何。2016年现在终于结束,这一年凸显了这种基本的人类困境。这一年里,日积月累的问题都到了紧要关头。不确定性是2017年的标签,这激发了一种恐惧和深深的不祥预感。

此外,2016年出现的更大画面也被一些令人不安的思想观念所扭曲。其中最主要的一种看法是,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民众和国家之间的紧密关联和互相依赖的全球化时代即将结束。提出这一论点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世界可能会回归贸易保护主义、严密封锁边界和限制劳动力自由流动。另一个热门论题所关注的则是民粹主义或本土主义势力所取得的进展。

然而,对于这两种现象,都可以加以更积极的解释。特别是左翼认为,全球化虽然无疑对发展中国家有利,但却加剧了跨国资本主义的剥削倾向,加剧了不平等和社会差别。早就应该采取恢复平衡的措施。与此同时,在社交媒体、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无处不在的时代,认为全球互联性可以以某种方式被逆转,这种想法实在是异想天开。

同样,一个人认为可能是具有威胁性的民粹主义,却可能是令另一个人振奋不已的机会。多年来,政治家和民意调查人员感叹人情疏离和心灰意冷导致缺乏公众参与。按理说,他们应该庆祝最近在英国和部分欧洲国家出现了更积极的基层参与。

欧洲内忧外患

2017年更大的不确定性之一则是如何引导和指导这种力量。在英国,6月脱欧公投如暴风雨般的后果已让位于令人不安的僵局。特雷莎·梅的政府看来陷入了可怕的瘫痪状态,对于如何继续执政抱着不确定的态度,尽管自己确立的启动脱欧进程的截止日期步步逼近。

报道称,英国的选民可能不欢迎这种举动。他们并没有因为去年夏季围绕脱欧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而感到振奋,而是看来陷入了一种充满无奈、猜疑和愤怒的情绪。主张留在欧盟的人们认为,每次物价上涨、投资警告和欧洲人的怠慢态度都可以佐证他们观点的正确性。主张脱欧的人们认为,每个即使是最微不足道的对布鲁塞尔的妥协的建议,都是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即将发生背叛的证据。看来毫无疑问的是,随着英镑贬值,2017年大多数家庭的生活费用将急剧上升。

此外毫无疑问的是,这种消极趋势将由于全球范围的油价上涨而加重。没什么理由相信,当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妮古拉·斯特金关于苏格兰单独获得市场准入的要求被拒绝时,她可以抵挡住要求举行新一轮独立公投的诱惑。对苏格兰民族主义者来说,分裂英国是与欧盟决裂的自然后果。

对于整个欧洲来说,2017年将是充满激情的一年。现在将轮到法国选民在今年春季的总统和议会选举中表现对统治集团的怒火。其惊人的结果可能是奥朗德被国民阵线反欧盟、反移民的勒庞所取代。3月在荷兰,甚至9月在德国,类似的回归都是可以预想的。德国的默克尔将谋求担任总理的第四个任期。

如果中间立场无法坚持下去,进步派政治家也未能阐明自己的理由,那么所有这些竞争的共同点就是,民众对政治的不满情绪虽十分可以理解,但可能会被错误地引导成为对极右翼、仇外和极端民族主义势力的支持。这些群体如果获得成功,可能会威胁到已经遭到英国背叛、欧元区承受压力、大规模移民和外来威胁沉重打击的欧盟的生存。任何类似于柏林、尼斯和布鲁塞尔发生过的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的重演,都会加大这一生存压力。

除了恐怖主义之外,欧洲所面临的最大外来威胁是普京。2016年对于俄罗斯的好战总统来说是一个好年头。他对叙利亚的干预挽救了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并且由于阿勒颇的失陷而扭转了战局。现在,普京与其权宜之计下的盟友——土耳其和伊朗一起,正在充当把美国排除在外的和平使者。普京的地位由于特朗普当选而得到提升。奥巴马对俄罗斯网络干预美国大选的惩罚可能不会延续到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以后。

相反,美国的新总统预计将会谋求与莫斯科的某种旧式大国和解。这反过来对北约,尤其是对过去二十年里刚刚脱离俄罗斯冷战势力范围的东欧国家来说,都会是坏消息。由于欧盟面临着俄罗斯在其波罗的海地区边境军事集结,所以对欧盟来说,普京成了2017年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

普京为叙利亚停火而做出的努力不会抵消影响整个中东地区的严峻局势。两个因素——“阿拉伯之春”起义深远的影响,以及奥巴马治下美国影响力和参与度的减弱——将继续产生不可预测的后果。也门的战争远非已经结束。利比亚的大部分地区仍处于无政府状态。随着德黑兰在叙利亚得势,以及逊尼派与什叶派穆斯林之间的裂痕愈加严重,伊朗与沙特阿拉伯及其海湾盟国的对立很可能会加剧。

正是这种宗教上的分界线使“伊斯兰国”组织胡作非为的圣战者得以继续存在,助长了从尼日利亚到孟加拉国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促成了整个穆斯林世界毁灭性的两极分化。很难相信,今后12个月将会带来实质性改善。

美国前景堪忧

如果2017年确实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那么最大的、新的促成因素就是唐纳德·特朗普。在我们的一生中,很少有哪位美国总统上台会引起如此广泛的不祥预感。特朗普把无知、咄咄逼人和个人的不安全感异乎寻常地结合在一起,威胁到了1945年以后的普世价值和国际机构体制。他对联合国表现出的唯有蔑视。但是,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上,还有什么别的地方能够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终端,无论这种方式多么不完善,有什么其他地方可以应对人道主义危机?特朗普以其对酷刑的称赞和对媒体的敌视,鼓励了世界各地的人权践踏者和自由言论的反对者。

报道称,由于特朗普肆无忌惮地鼓励核军备竞赛,所以他危及全球安全,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提供了理由。特朗普由于拒绝接受气候变化的观点——这种拒绝态度得到了其内阁和政府机构提名人选的积极响应。所以在极地冰川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融化时,他有使环保事业遭受历史性重挫的危险。他欠思考地挑衅中国,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显示出一种正在迅速成为其标志的行为:鲁莽与愚蠢的结合。甚至台湾人也对他的滑稽行为感到震惊。虽然美国关注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建设是有道理的,但通过推特网发出针对北京的侮辱性言论不是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

像2017年本身一样,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可能不会像人们所担心的那样糟糕。务实的考虑、明智的建议和美国的权力制约可能会使特朗普糟糕的本能和荒谬的想法有所收敛。这是一个应该热切期待的结果。但是,一个国际热点值得特别注意:以色列和伊朗之间不断恶化的冲突。在回应上周奥巴马和以色列鹰派总理内塔尼亚胡之间有关在争议领土上建立定居点的争吵时,特朗普承诺毫无疑问地支持后者。

报道称,特朗普甘冒令中东地区舆论哗然的危险,已经表示他事实上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他的新大使是定居点的好战支持者,无视巴勒斯坦人的权利。特朗普自己发誓要撕毁与德黑兰达成的核协议,因为内塔尼亚胡认为该协议从根本上威胁到以色列的安全。

特朗普显示出种种迹象,表明他将接受强硬的右翼说法。这种说法得到了华盛顿的逊尼派盟友和以色列鹰派的鼓励,即认为由于伊朗前脚已经踏入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摆脱了石油制裁的束缚,据称还正在秘密谋求获得核武器,因而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制止其活动。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想法,应该遭到英国和所有西方民主国家的坚决抵制。无论2017年带来什么,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中东地区爆发新的战争。

特朗普扬言大幅增加防务预算

资料图片:特朗普扬言大幅增加防务预算 新华社发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排行榜

以及: